15039683233
律师介绍
    王振兴律师

      王振兴律师 ,河南小东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北京大学法律专业毕业,师从北京大学法学院著名法学教授。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河南省律师协会会员,具有深厚的法学理论水平及丰富的诉讼、非诉实践经验。2006年开始从事法律工作,2010年成为专职律师,至今代理四百余起案件,其中有很多起重大疑难案件,取得了较好的法律和社会效果,擅长刑事辩护、交通事故、婚姻家庭纠纷,近年来开始关注并研究私人财富管理与传承、保险合同领域。

    联系电话:15039683233
    专业领域:刑事辩护、交通事故、婚姻家庭
    办公地址:河南省驻马店市解放路与铜山大道交叉口西南角帝景蓝湾十四号楼11楼

您现在的位置是:驻马店律师 > 律师服务 > 刑事辩护 >

被网络诈骗的钱为什么很难追回?

来源:www.zhumadianlvs.cn作者:驻马店律师 时间:2020-05-27

 

  一、层层伪装的诈骗分子

  你们知道诈骗分子像什么吗?像洋葱。唯有突破它的层层伪装,才能真正触碰到诈骗分子本体。

  第1层,地理伪装。

  诈骗分子有多聪明呢?熟练掌握反侦察技能,善用各种伪装,隐去一切可能会曝光自己身份的痕迹。尤其是相对成熟的诈骗团伙,团队基本都在国外待着,等待猎物的到来。

  根据不少地区警察追踪到的信息显示,大部分诈骗团伙的落脚点都在东南亚,东南亚已经成为亚洲“诈骗基地”。为什么东南亚会受到诈骗分子的喜爱?

  相比其他国家,东南亚的签证更容易办理。加上近两年一带一路的发展,它们与中国的经济来往更为密切,即便有大额资金流入和流出,也不易被监管。当地政府、警方松散式的管理,更是给了诈骗分子更多可趁之机,只要骗的不是当地人的钱,适当打点便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哪怕从事非法勾当,当地还有很多让非法变成“合法”的操作,比如把正规合法的牌照进行分包。对外它是当地合法合规的公司;对内,则是披着合法外壳,实则专挑国人行骗的诈骗窝点。

  案件进行到这一步时,就已经上升到国与国之间外交、政治的问题了。虽然与我国签订引渡条约的东南亚国家不在少数,但想要真正抓到诈骗分子,追回被骗的钱款,还有很长的程序要走。

  第2层,身份伪装。

  遇到诈骗后,受害者总会跟警察说:现在不是实名制吗,联网一查不就知道罪魁祸首是谁了吗?在普通人眼里,实名制是身份识别,但在诈骗分子眼中,实名制成为了规避风险的最佳手段之一。

  现如今办手机卡、银行卡都需要实名制没错,运营商和银行部门也没给诈骗分子开后门,该有的手续统统都有,但唯一的问题就在于,这些身份信息的所属人和诈骗分子压根没有关系。

  这些被冒用的身份信息到底从何而来?据2019年法制日报的一篇文章显示:“我国每年丢失、被盗的第二代居民身份证可达数百万张。大量丢失、被盗的第二代居民身份证,在网络黑市被公然叫卖。”黑市,为诈骗分子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身份信息资源。

  人们的身份信息到底是从哪流出的?一部分是被动外泄,一部分是主动外泄。先说被动的部分,以全球最大社交网站Facebook为例,截止到去年底,有超过2.67亿用户的个人信息被泄露。主动外泄的就更多了,有公司行为也有个人行为,其中房地产、金融业公司较为严重。还有一类是大多数人没注意到的,那就是办理签证的旅行社。

  网上办理过签证的朋友应该知道,一般商家会发来一张表格让你填写,除了基础信息之外,包括你家几口人、年收入、公司名称、职位等等,商家还称填写的越详细,通过率越高。可能你一转身,这份完整详细的身份信息就会出现在黑市上。

  身份信息被冒用这个问题不解决,想破案等同于大海捞针。

  第3层,子孙账户。

  诈骗分子最终的目标是什么,钱。那如果通过钱的流向入手,是否能够打诈骗犯一个措手不及?这时候,就牵扯到诈骗案中最常出现的一个词“子孙账户”。

  通俗点解释就是,诈骗犯在收到骗款后,会对骗款进行拆分,通过银行账户和第三方支付平台进行N+1次的分散转账,之后再通过“车手”取现。钱款一旦进入到这一步,想要证明资金来源和冻结账户就难了。

  诈骗分子们在进行转账时,当然不会全部使用黑市上收购来的身份信息,原因很简单,不少人有征信问题,一旦出现大量资金流动就会被特别关注。

  对比起黑市上轻而易举获得的身份信息,诈骗分子更青睐从偏僻乡村、大学高校收购来的身份信息。虽然看似笨拙,但却更安全。这类人群有一个特点,就是没有太多的征信问题,不易被银行重点监管。唯一需要付出的,只是一点金钱而已。

  如果诈骗分子想更安全一点,则会找“水房”处理。水房这个词很多人可能第一次听,如它的字面意思一般,就是专门用来洗白赃款的新型犯罪窝点。一般“水房”都服务于多个诈骗团伙,洗白速度快,且最终款项大多都会流向海外账户,难以被追讨。

  第4层,技术伪装。

  在诈骗案件中,最难突破的其实是技术层面的伪装。大家都收到过诈骗短信吧,短信诈骗中最常用的就是伪基站群发器,只需一个笔记本电脑、一个软件、一个发射器,就可以向周边的手机用户发送编辑好的诈骗短信。想靠手机定位抓人?较困难。

  浮动IP和改号平台也是诈骗分子较为常用的两种技术伪装的方式。浮动IP就是利用网络跳板不断掩盖真实IP,利用虚假IP实施网络诈骗行为。改号平台则是掩盖其真实号码,将电话改成任何你想要的,哪怕是“110”。若幸运,查询到了背后真实的身份,等警察准备好机票护照等一系列文件后,飞到定位地点一查,结果发现背后是一台被黑客控制的私人电脑,也就是“肉鸡”。

  你以为这就完了吗?要知道诈骗分子也在与时俱进。有时候你看到和听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比如近年来兴起的基于AI技术的诈骗手段。所谓AI诈骗,其实就是通过算法先筛选被骗群体,再分析你朋友的声音、说话习惯以及替换面孔来进行诈骗。

  对于大部分人而言,基本上遇到AI诈骗很难辨别真假。

  第5层,难以追踪的数字货币。

  数字货币的流行,为诈骗分子提供了全新的洗钱思路。诈骗分子在获得骗款时,第一时间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安全地将所获赃款洗白,通过购买比特币这类数字货币,能够快速、安全的让钱款成功变身,并完美躲避法律的制裁。

  诈骗分子之所以青睐比特币,关键就在于它所采用的是点对点的传输进行交易,这就意味着比特币所采用的是一个去中心化的支付系统,已经脱离了传统的金融清算系统。加之比特币的国际流通性,任何人都可购买、出售,这更是提高了其追查的难度。

  单纯购买比特币还不行,因为根据其钱包地址,依然可以查询到背后拥有者的信息。在比特币圈,同样也有洗比特币的方法,最常见的就是混币器。它是利用特殊手段将诈骗分子所拥有的相同额度的比特币在多个钱包地址之间跳跃,从而清除掉它原本的加密货币信息。想要追查最终的地址?可以,去深不见底的暗网上找吧。

  虽然世界各国对比特币的承认程度不同,但并不妨碍诈骗分子通过它进行赃款的洗白。据区块镣追踪机构CipherTrace估计,约有价值25亿美元通过非法途径获得的比特币被不受监管的加密金融服务中介洗白。诈骗分子的赃款在这个额度中占了多少,我们不得而知。

  二、破案困难≠警察不作为

  很多人在遭遇到诈骗后,无论金额大小,第一时间报警,期望警察能快速立案,飞速处理,然后被骗的钱回到自己的手中。这是理想状态,但绝大多数的网络诈骗案,没有这么容易。

  当诈骗案立案后,首先要解决的是警力分配的问题。基层警局的警察数量是固定的,加上辖区本身还有其他案件要侦破,警员该如何分配?同时,当案件涉及到跨部门、跨市、跨省、跨国时,还需要与其他省、市、国家的警察以及网安、技侦等部门联手合作。这也大大增加了侦破难度,尤其是小额诈骗案件。蜀黍家知道,此话一出肯定会招骂,但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也就是办案成本。

  蜀黍家给你算一笔账,若你被诈骗的金额为500元,案件涉及到跨省、跨国,警察办案总共花费可能需要50000元。如果一个派出所,同时需要侦破十个网络诈骗案件,那么这个派出所基本可以停业修整三个月。

  三、网络诈骗发案数逐年下降

  人们在抱怨警察侦破诈骗案件不够迅速的时候,往往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逐年下降的网络诈骗案件总数、逐年上升的网络诈骗案件侦破总数以及警方所采取的各项措施。

  根据新华网和央视新闻客户端显示,2016年,我国公安机关共破获电信网络诈骗案件11.9万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8.8万余名,共冻结止付涉案资金70亿元2019年全国共破获电信网络诈骗案件20万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6.3万人,止付冻结涉案银行账户55.5万个,拦截涉案资金373.8亿

  仅2019年,公安部就组织多地警方先后21次赴柬埔寨、菲律宾等10个国家和地区开展联合执法,与当地警方联手捣毁境外诈骗窝点70个,并先后20次从境外将诈骗分子包机押解回国,依法严惩。

  这些数字,绝不是靠警察不作为而达到的。

  同时为了更快响应网络诈骗案件,公安部与网信、工信等部门以及互联网企业密切协作,成立专业的反诈骗中心,并建立防诈骗预警拦截系统。针对境外的诈骗电话以及像台湾等诈骗犯主要聚集地区所打来的电话进行监控,一旦发现有疑似诈骗的行为,即会提升整个预警级别,从源头上掐断诈骗分子的犯罪苗头。

  四、大众的偏见

  为什么诈骗案的数量居高不下,其实跟大众的偏见有关。多数人认为诈骗案的主要受害人是老年人,根据《2019年网络诈骗趋势研究报告》显示,80后、90后已成为诈骗受害者的主要人群。

  许多80后、90后对于如何反诈骗都不主动去学习,而是在遭遇诈骗后,才真正重视和学习相关知识。要知道我国警方每年在反诈骗宣传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为得就是让大众能够熟悉和了解诈骗分子们的行骗手段,而不是等被骗后才主动进行学习,其实大可不必这么悲壮。

  在预防和侦破网络诈骗案件上,警方远比我们想得努力,我们需要做的是体谅警察,提升自己对网络诈骗案的关注度,这样才能够真正减少网络诈骗案件的发生。

上一篇:请问驻马店律师,贩卖假证什么罪 下一篇:派出所不再办理的证明找谁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