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39683233
律师介绍
    王振兴律师

      王振兴律师 ,河南小东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北京大学法律专业毕业,师从北京大学法学院著名法学教授。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河南省律师协会会员,具有深厚的法学理论水平及丰富的诉讼、非诉实践经验。2006年开始从事法律工作,2010年成为专职律师,至今代理四百余起案件,其中有很多起重大疑难案件,取得了较好的法律和社会效果,擅长刑事辩护、交通事故、婚姻家庭纠纷,近年来开始关注并研究私人财富管理与传承、保险合同领域。

    联系电话:15039683233
    专业领域:刑事辩护、交通事故、婚姻家庭
    办公地址:河南省驻马店市解放路与铜山大道交叉口西南角帝景蓝湾十四号楼11楼

您现在的位置是:驻马店律师 > 律师服务 > 侵权责任 >

驻马店律师分享:成年人侵权监护人责任的承担问题

来源:www.zhumadianlvs.cn作者:驻马店律师 时间:2020-05-27

  我国对于未成年人侵权监护人责任承担的问题的规定,主要是在两个法律条文中进行了体现,分别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下简称为《民法通则》)第133条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监护人承担民事责任。监护人尽了监护责任的,可以适当减轻他的民事责任。有财产的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从本人财产中支付赔偿费用。不足的部分,由监护人适当赔偿,但单位担任监护人的除外”;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以下简称为《侵权责任法》)第32条中,第一款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监护人承担侵权责任。监护人尽到监护责任的,可以减轻其侵权责任。”第二款规定:“有财产的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从本人财产中支付赔偿费用。不足部分,由监护人赔偿。”从上述的条文中不难发现其中是有些许的不同的,第一点,在《侵权责任法》中,在有财产的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后,不足部分由《民法通则》中监护人进行适当补偿变成了不足部分监护人要全部补偿。第二点,关于单位担任监护人的情况在《侵权责任法》规定中是一视同仁,与非单位监护人同等对待。可以看出在新法中进一步加重了监护人所应承担的责任,更加倾向于对受害人权益的保护。在我国的司法实践中,对于未成年人致人损害侵权责任的诉讼主体以及监护人或被监护人谁为被判决赔偿的主体也存在着争议。在之前的司法诉讼中诉讼主体并不统一,有的将被监护人作为被告,有的将监护人当作被告,有的则将被监护人和监护人一起作为共同被告。不过随着我国2015年2月4日实施的《民事诉讼法解释》中,将诉讼中主体的地位进行了明确的规定。根据该解释的第六十七条,“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和其监护人为共同被告。”但是主体对于责任如何进行承担,在监护人和被监护人之间如何进行责任的划分并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解释,这也进一步说明了在我国对于未成年人的监护人责任是比较笼统的,承担的侵权责任并不明确。

  二、当前我国未成年人侵权监护人责任承担制度中的问题

  (一)在《侵权责任法》中可以看出,我国对于未成年人侵权,监护人责任承担的规定上,过于考虑对受害人权益的保护

  在财产赔偿规定的责任分担中,一方面完全未考虑未成年人的智力,年龄等主观要件,而是直接规定以有无财产作为被监护人是否承担赔偿责任的唯一客观要件,过于注重对受害人的权益保护从而忽视了作为未成年人的被监护人自身权益的保护,过于偏袒而有失公平原则的遵守;另一方面将未成年人是否享有财产作为是否承担赔偿责任的考量,导致只要未成年人拥有财产就要承担责任,使得监护人所承担的监护职责仅仅是作为一种补充责任,因此只要未成年人享有财产,哪怕监护人并未履行自己的监护义务,也会因为被监护人有财产而被免责。这使得在监护人,被监护人和受害人三方关系中,未成年人的权益没有得到充分公平的对待,甚至没有把未成年人视为独立的个体。这种关于财产的赔偿规定,过于以客观的财产条件进行归责,从而使得与保护未成年人利益的初衷背道而驰。

  (二)在未成年人侵权中是否考虑其具有责任能力

  从《侵权责任法》第32条中第1款和第2款的规定中可以看出条文之间明显存在着矛盾。在第1 款中已经明确的确定了在未成年人侵权的责任归责上,监护人承担无过错责任,即否认了未成年人具有过错责任能力。但是在第2条中却规定具有财产的未成年人应当先从其个人财产中支付赔偿,不足部分由监护人予以赔偿。又认为未成年人是应当承担责任的,与第1款的规定自相矛盾,对行为人的责任构成中不去考虑主观要件,而仅仅将是否有财产作为唯一的客观构成要件,那对于行为人是极不公平的。

  (三)监护人承担的责任并不明确

  在《侵权责任法》的第32条第1款规定“监护人尽到监护责任的,可以减轻其侵权责任。”那么这就意味着即使监护人完全尽责的履行了自己的监护义务,也不能够完全的免除自己的侵权责任,那就反映出监护人承担侵权责任的基础并不仅仅只是出于监护义务,那么监护人还有什么义务导致其承担未成年人的侵权责任呢,这方面的规定有待明确。

  (四)监护人承担责任的归责原则不统一

  在《侵权责任法》中的第32条的第一款中可以看出监护人承担的是无过错的归责原则,而在第二款中监护人又变成只承担补充责任,监护人承担责任与否直接与未成年人自身是否具有赔偿能力挂钩。前后规定的不一致,只能导致在理解和适用上的混乱。

  三、外国的相关制度规定

  (一)大陆法系国家及地区的监护人责任

  在大陆法系的国家中法国实行的是监护人承担无过错责任原则。《法国民法典》[1]在第1384条中规定,父母应当对未成年人子女的侵权行为的责任为过错推定责任,其责任形态为连带。即当父母存在监护过失时,应当与子女承担连带的责任。但是这一观点并没有在法国的司法实践中得以坚持,而是更多的是让父母承担无过错责任。尤其是在1997年,对于第1384条,法国最高法院做出了新的解释。法院在Bertrand的判决中明确表明“唯不可抗力与受害人过错得以免除父母与对其一起居住的未成年子女所致人损害的当然责任,法院调查父母是否未尽监督之责。”[2]自此,法国确立了监护人责任由过错推定责任转变为无过错责任。而在德国则实行的是过错推定责任,并以公平责任作为补充。在《德国民法典》[3]的第828条中进行了规定:“(1)未满七周岁的人,对他人造成损害的,不承担责任;(2)已满七周岁未满十周岁的人,对其在汽车、有轨交通工具或悬空缆车的事故中对他人造成的损害不承担责任,但故意引起的损害除外;(3)未满十八周岁的人,在实施加害行为时,不具备识别责任所必要的判断力,不就其所造成的损害承担责任。”表明了德国在未成年人侵权中是考虑到其是否具有责任能力的。在第823条中规定,“依照法律规定对未成年人负有监督义务的人,对被监督人对第三人所造成的不法侵害,承担赔偿责任。已尽监督义务或者实施监督义务也无法避免损害发生的,监督人不承担赔偿责任。”明确了监护人承担的是过错推定责任,并且在《德国民法典》中还规定了公平责任,被侵害人在不能从监护人处得到赔偿的情况下可以单独向未成年人主张权利。可以了解到,在《德国民法典》中对此的规定是比较完善的,不仅对未成年人的责任进行了规定,对监护人的责任也进行了明确的界定,并以公平责任进行了补充。除此之外还有多元的责任模式,其中以荷兰为代表,在《荷兰民法典》[4]中规定,未成年人年龄的不同,监护人责任则适用不同的归责原则,即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人侵权,监护人采取无过错责任,未成年人则不承担责任;14周岁到16周岁的未成年人侵权,监护人采用过错推定责任,监护人证明其主观不具可责难性,即当监护人无过错时责任得以免除。而对于已满16周岁未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侵权行为,则采用一般过错的责任原则,监护人过错由受害人证明。综上所述,在大陆法系的大多数国家中立法都更倾向于过错推定原则,能够使得监护人承担相对合理的责任,并能够充分保障被侵权人的利益。法国的监护人责任之所以在司法实践中转变为无过错原则,促成该转变的重要原因是家庭责任保险在法国的推行,使得监护人虽然实际上承担的是无过错责任,但并没有因此而增加赔偿的负担,同时也保障了受害人的损失能够得到充分的弥补。[5]因此此类立法的模式,无论在理论方面,还是立法方面,都相对较为完善,可以为我国所借鉴。

  四、对于如何完善我国未成年人侵权监护人责任承担制度的几点建议

  (一)将监护人的归责原则进行明确和完善

  本文认为可以借鉴一下西方大陆法系国家过错推定的原则作为监护人的归责原则。一方面,就监护人的责任而言,既是对未成年人承担监护的义务,那么如果没有去履行义务就要承担责任,所以监护人应当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是一种自己责任。那么监护人要承担的责任就是过错责任,但是由于此举对被侵权人来说举证证明其存在过错是过于困难的,因此采取举证责任倒置,实行过错推定责任,让监护人自己来承担举证责任,以保护受害者一方的利益。另一方面,采取举证责任倒置的过错推定原则,依然可以很好的保护受害者的利益。监护人证明自己尽到监护义务逃脱责任的可能性是远远小于受害人的利益得到保护的可能性的,并且以此明确的界定了监护人的职责,促使其能够有动力去履行自己的监护义务,从而可以有效的降低未成年人因监护人未履行监护义务而造成侵害的可能性,使其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减少此类侵权案件的发生,也是符合立法的目的。

  (二)制定未成年人的责任能力制度

  在《侵权责任法》的第32条中,第一款明确规定并不承认未成年人可以作为责任承担的主体,是没有责任能力的,但是在第二款中却要求不是责任主体的未成年人因为拥有财产而去承担赔偿责任,既然不承认其具有责任能力为何还要求其承担赔偿责任,并且对于监护人是否履行了监护职责却在所不问,这不仅造成了在立法上的混乱,也是对行为人的不公正对待,对未成年人的利益并没有给与应有的保护。因此本文建议可以参考大陆法系国家的未成年人的责任能力制度,依据未成年人的智力、年龄等主观条件来规定未成年人是否具有责任能力。使得能够比较明确的区分监护人和被监护人之间各自的责任承担,也能使得双方可以得到公平的对待。监护人不会因为尽职尽责的履行了监护义务而被给予惩罚,被监护人也不会因为监护人并未尽到监护的职责而被处以财产赔偿。

  (三)公平责任

  这是一项补充规定,旨在当未成年人进行侵权之后,监护人证明了自身尽到了监护的义务不需要去承担责任,并且未成年人也因为年龄、识别能力等方面被确认不具有责任能力的情况下。为了实现公平正义,救济受害人,引入公平责任,在充分考虑到双方当事人的财产状况和侵权状况的条件下,由监护人或者未成年人承担一定的责任。在大陆法系的国家中,德国立法中的公平责任比较具有代表性,我国台湾地区的法律也引入了德国的公平责任并对之进行了发展。在德国的立法中,公平责任只是针对的被监护人,而在台湾则发展增加了对监护人的公平责任,主要考虑到被监护人大部分是没有自身的财产的,为了能够实际的救济到受害人,扩展到公平责任包括监护人和被监护人。在我国传承儒家思想,讲究家天下的文化背景下,这种规则制定也是合乎情理的。公平责任是公平正义理念的法律化,在进行救济被害人的同时自然也要有必要的限制,在不影响到被监护人或者监护人正常的生活,学习和工作的前提下,给与被侵权人适当的补偿。

  五、总结

  未成年人的侵权监护责任是指在未成年人对第三人实行侵权行为后,作为监护人所应当承担的责任。在我国的法条中对此的规定着重于保护受害者一方的利益,而对于监护人和被监护人之间的责任分配和义务承担模糊不清,甚至在《侵权责任法》的第32条中第一款和第二款的规定在归责原则和立法理念上自相矛盾,对于采取何种归责原则和是否承认未成年人的侵权责任能力并没有进行清晰的确立,需要对其进行完善和明确。关于未成年人侵权责任的规定只有在监护人,被监护人和受害者的三方关系中达成平衡,充分的保障到每一方的利益,才能够真正的实现立法的目的,展现出应有的公平正义。

上一篇:学生上课受伤谁的责任? 下一篇:论归责原则与侵权责任方式的关系